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王自如,让全网打工人自愧不如

时间:11-1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7

王自如,让全网打工人自愧不如

作者 |腾宇编辑|陆一鸣题图/封面|视觉中国王自如最近出圈了。关于这段采访及他的言论,已在全网反复播放:“我没有看过格力给我的工资条”“能不能给我一间离你比较近的办公室,我要随时向您汇报”“我哪怕每天什么事都不干,我就看她怎么开会,我听她每天讲什么、做什么,我都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”“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定要学会心态归零”……诸如此类的发言,令人瞠目结舌。王自如在采访中的发言引起讨论。(图/《财经郎眼》)反应最大的,无疑是在职场中焦虑挣扎的年轻人。他们以看乐子的心态点进相关新闻,又心情复杂地关上了窗口。曾经,他们怀揣着改善世界的美好愿望踏入社会,却在屡遭碰壁后陷入自我怀疑。当年轻人的锐气几乎被现实消磨殆尽,再看到王自如的言行,难免产生幻灭感:难道要活成这样,掌握这种目的性明确且包装漂亮的思维与话术,用“职场高阶生存哲学”讨一份安稳甚至优渥的生活,抱持着“纵有万千人指责,但只为一人负责”的决心前进,不再相信“天真的理想”转而拥抱“极致的功利”?质疑他、理解他、成为他,才是出路么?更深一层的思考是:难道掌握了这些套路方法就能打通上升通道,还是学到了这些仅仅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职场要求而已?难道成为“中年王自如”才是年轻人的职场出路吗?(图/《下一个素熙》)成为“中年王自如”之前这些关于人生的大哉问,王自如自己可能也曾有过。故事的开始大概是这样的: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少年学霸王自如,凭过硬的英语成绩跳过初中直升高中,再由西安翻译学院跃至香港理工大学,迈出了看世界的两大步。在香港,王自如买下人生第一台Mac,虔诚而细致地做了一期开箱视频。视频难免生涩,但他的热情感染了彼时同样单纯的数码爱好者,这则视频也成为他十年评测创业路的开端。做评测头两年,王自如自费购置数码产品,据称花费了30万港元,还背上了20万港元债务,一度穷得不敢打车,甚至不敢喝饮料。物质上的拮据与精神上的富足在这一时期的王自如身上共存,他也借此收获了第一批同样痴迷于数码文化、欣赏其锐气与才华的关注者。他有了被同龄人仰望的理由。其后,王自如辞掉香港的工作,将Techmessager改名为ZEALER,带着几位出身各异的伙伴,在深圳的一层平房里开始创业。凭着数码产品的认真探索和分享,ZEALER在数码评测的大航海之旅中劈波斩浪,搞内容、定标准,迅速博得名声。王自如早期测评视频。(图/哔哩哔哩 UP ZEALER官方频道)2014年对王自如和ZEALER而言是重要的分水岭。王自如先是开了ZEALER 2.0发布会,试图为评测行业订立一套全新的高标准,赢得关注与赞誉;随后便发生了尽人皆知的“当代互联网第一约架”,王自如与老罗的对质直播事件。这场足以摧毁其中任何一方的论辩,最终成了经典,也悄然让两位主角对创业这件事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——这其中,罗永浩给王自如的启发可能是,放下理想主义的身段(或曰“伪装”),去重新思考最基本的生存与发展问题。在ZEALER最鼎盛的时期,王自如俨然是新数码生活的引领者。他的个人意识也随之膨胀,但基本仍以公司品牌为先。遗憾的是,这段为整个评测行业拉高水平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,后来王自如开始涉足汽车评测与综艺节目,最终离开ZEALER转投格力,为这段跌宕的创业之路画上句点。创业比加入一家成熟企业难千万倍,面对用户、市场、投资人和同伴的质疑也绝非易事。一家公司要往哪走、做什么创新、有没有投资、可不可持续……全是难题。如今,ZEALER依然活着,但已然失去了个性、颜色与灵魂。公司官网乍一看以为是电商促销页面,品牌充值的痕迹无处不在。从心气极高的创业公司到黯淡无光的小企业,也就是十年的光景。ZEALER官网图。(图/ZEALER官网截图)没有人知道王自如具体从哪一刻开始改变,但一切依然无可挽回。可惜的,不只是王自如曾几何时,王自如与当下如日中天的何同学、影视飓风Tim做着类似的事情:以科技产品为契机,用视频作为主要载体,为年轻人指引未来生活的趣味与方向。曾经有许多人确实把ZEALER当作极为重要、足可信赖的伙伴。如今后来者已经居上,数码圈或者说泛科技圈的座次早换了几轮。王自如当年的老对手们,彭林依然领着爱否科技踏实前行,那岩依然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数码评测个体户,曾经在ZEALER效力的楼斌依旧在拆解新机器,小白评测、钟文泽成了最新的头部数码博主,大米和王奔宏也还在做着自己熟悉的事情。若说中文数码评测是个江湖,那王自如便是早期最强势的枭雄。如今枭雄不只马放南山、刀枪入库,还转身变成了一个圆滑和油腻的职场中层。(图/《财经郎眼》)只是不知道,现在以老练姿态大谈职场生存哲学,自如地宣称“我从不看工资条,我只想离领导近一些”的向上管理大师王自如,会不会偶尔怀念——那个在香港出租屋里拆开人生第一台Mac的表情青涩的王自如;那个和五六个伙伴在深圳的平房里开始做ZEALER的王自如;那个铆足了劲要与彭林、那岩争夺手机评测头把交椅的新锐评测人王自如;那个在老罗的辩才前落于下风,但依然坚信方向没错的创业者王自如;那个一门心思搞评测工具创新、内容改革,孜孜不倦地给企业找活路的企业主王自如;那个在各个平台的综艺里露脸,扩大个人和公司影响力的跨界版王自如……他是否想过,回到其中某一个时间线重新开始?他会觉得遗憾或不忿,还是觉得这些过往早已翻篇,不值一提呢?也不知道,上述不同时期的王自如,如果知道未来有一天,自己会放弃曾经痴迷的数码产品与评测,放弃承载过他和伙伴们的青春年少和改变行业现状野心的ZEALER,转向讨好成熟的机制、公司和老板以求富贵安稳,会是怎样的心情?更不知道,王自如是本性如此,还是慢慢变成这样——他是本来就向往去成熟的体制里做一人之下的高层,还是在创业过程里慢慢被种种不可抗力折磨,变得畏惧前进和变化?(图/《下一个素熙》)人生没有如果,时光不会倒流,只有选择之后的情绪处理,以及那些需要自己一力承担的结局。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道路的自由,我们或许只能表达一些非常个人的惋惜,就像一个年少时陪自己走了很长的路的伙伴突然决意转身,从此变得陌生甚至此生再不相见,我们只能尊重他的选择。但依然有些可惜,不是吗?不只是可惜王自如,也为近年来数码行业少有激动人心的变革、市面仅有的数码评测内容归于平庸的现状感到可惜。可惜一个(也可能是一大批)曾经极有抱负和野心的年轻人,一个在创业期历经磨难依然不屈不挠的创业者,一个可能的新生活方式或新行业秩序开拓者,难以免俗地去为传统秩序摇旗呐喊,成为一些年轻人先质疑再理解最后十分向往的“成功人士”,未来某天还可能归于沉寂。最后,王自如在这个出圈极广的采访里说:要想想自己离开一家企业的时候,会给企业留下什么——我确实非常期待他最后会给格力留下什么,就像当年期待他每一个新视频上线时那样。校对:赖晓妮运营:嘻嘻排版:嘻嘻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